成果平台
當前位置:金投彩票首頁 >> 成果平台

張翔:《民間金融合約的信息機制——來自改革後溫台地區民間金融市場的證據》

發布時間:2019-09-19 浏覽次數:131

本書試圖通過個人間借貸、合會和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三類民間金融合約不同信息機制來理解這三類民間金融合約的替代和並存現象。本書展示了三類不同民間金融合約的信息機制如何影響人們的金融合約行爲,從而影響了中國改革後民間金融交易從親友間的人格化交易到陌生人之間的非人格化交易的擴展過程。此著作獲得第十九屆浙江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基礎理論研究類一等獎和第五屆金融圖書金羊獎。


民間金融市場上並存著個人間直接借貸、合會以及從事存貸業務的存款類金融機構三大類合約。如果說是交易費用制約著人們對民間金融合約的選擇,那麽是什麽樣的信息機制在影響著交易費用,從而影響了中國改革後民間金融交易從親友間人格化交易到“親友的親友”之間半人格化交易再到陌生人之間非人格化交易的擴展過程呢?

一、合會的信息彙聚機制

作者首先解釋爲什麽有人會通過合會而非多個個人間直接借貸合約借錢。比如一個人要借一萬塊錢,他爲什麽要組織或參加一個合會,向十位會員各借一千塊錢,而不是一個一個地找他們分別借一千塊錢?

作者把合會中的資金借出者根據其對資金借入者相關信息的了解程度分爲“信息豐富者”(如親友)和“信息匮乏者”(如親友的親友)。當資金需求者直接找信息匮乏者借錢時,信息匮乏者對其相關信息了解相對不足,交易費用較高,可能無法成交。而在合會中,信息匮乏者可以直接觀察到信息豐富者將自己的資金借給了資金需求者,定期聚會也爲會員提供了一個定期集體評估的機會。

合會表面上是一種能彙聚分散資金的合約,但支撐合會合約得以成立的是其合約運轉方式中暗含的“信息彙聚機制”,這一機制能將原先分散于各會員的私人信息彙聚起來實現共享,從而降低相關的交易費用。

二、標會會案中的信息隱瞞機制和信息甄別機制

合會特別是標會在運行過程中,有時會因會員無法履約而發生倒會,甚至出現標會會案。爲什麽具有信息彙聚機制的合會特別是標會有時候會發生會案呢?

作者指出會員從一個合會中獲得會金並投資到另一合會中獲取利差——這中標會套利行爲相當于在經營存貸業務,專門從事標會套利職業會首的信息機制迥異于普通合會的信息機制。

Merry(1984)指出民間借貸中貸款人可以用散布不守信用借款人違約信息的辦法來促使借款人按時歸還借款(“說壞話”機制)。作者進一步指出存款類金融機構經營者因擔心發生擠兌,可能會“報喜不報憂”,即“信息隱瞞機制”:職業會首在其參與的標會運轉困難時,他不會主動去說那些難以及時繳納會款的會員的壞話,相反他會有動機去隱瞞這些不利信息。這會大大增加交易費用。

如果很多人進行標會套利會帶來標會數量劇增,標會利率飙升。當標會利率高過某一特定水平,人們會産生倒會預期。標會合約中退出條款的缺失以及標會多人、分期、多輪的運行機制使標會成員産生倒會預期後的退出成本很高,這時出高標價搶先得會和組織新會就成爲會員避免損失的理性選擇。這解釋了標會會案中離奇的標息超過本金的“倒貼標”現象。

作者对温州春风镇标会会案632个标会合约的实证分析发现春风镇会案中会员的组会个数和他们的抢标行为正相关。这表明部分会员一方面在自己参加的标会中抢标以规避倒会风险, 另一方面他们又在大量组织新标会以缓解自身资金压力。这是难以直接观察的信息隐瞒行为存在很好的证据。作者还发现地方政府在清会过程中成功利用信息甄别机制对落会群众群体进行分类处置,降低其退出成本和交易费用,这是春风镇会案清会较为顺利的关键。

三、 中国民营存款类金融机构:声誉机制和政府信用信号发送机制

作者指出理性的潛在存款人會事先預期到存款類金融機構“報喜不報憂”的信息隱瞞激勵。聲譽機制可以解決這一難題。如果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想投資于自身聲譽,就得走出地下狀態,公開挂牌經營,但因爲缺乏足夠的産權保護,其對自身聲譽投資的激勵不足。

作者發現在上述約束條件下,中國改革後的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采用了“政府行業信號發送機制”——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以各種能被潛在存款人認爲是“政府”支持其合法經營的資源作爲信號,來贏得潛在儲戶的信任,如爭取取得營業執照,爭取各級政府領導人的支持以及新聞媒體的報導等。

獲得牌照的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更容易贏得儲戶信任積累聲譽。但政府信用信號發送機制也是一把“雙刃劍”:如果政府對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的政策發生變化,那麽儲戶和機構經營者的行爲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作者用溫台地區民營存款類金融機構發展的案例和數據對政府信用信號發送機制的“雙刃劍”效果進行了實證檢驗,從而對溫台地區1980-1990年代農村金融服務社、城市信用社和農村合作基金會的興衰成敗做了統一的解釋。

本書從信息機制的角度提出了一個分析民間金融合約選擇行爲的理論分析框架。交易費用會隨著民間金融交易半徑逐步擴展而增加,而市場主體可以通過對民間金融合約的選擇,利用不同的信息機制來降低交易費用,促進在更大的市場範圍內達成交易。本書用改革後溫州、台州地區民間金融市場的案例和數據對上述信息機制分別進行了實證檢驗。